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况新聞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探析國際油市“巨震”之①
國際油市“大地震”成因幾何?
2020-03-13 07:59   審核人:   (點擊量:)

開欄的話:

3月6日至9日,國際油價上演曆史性暴跌,由每桶45.90美元跌至每桶31.13美元。尤其是3月9日,盤中創下近30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引發全球震驚。油氣投資者、生産者、消費者高度關注未來油價。此次油價暴跌原因何在?影響國際油價變化的因素有哪些?未來國際油價變化趨勢如何?石油公司應該如何應對?爲回答這些問題,本報從本期開始,推出系列報道——探析國際油市“巨震”,敬請關注。


3月10日,國際油價10%左右的反彈依然讓不少人難以從此前的“巨震”中放松。

3月9日,由于疫情沖擊疊加OPEC+談判失敗,國際金融市場迎來驚心動魄的一天。從亞太到中東再到歐美,自東向西,國際油價開啓環球暴跌模式。全球市場油價標杆布倫特原油期貨數秒內崩跌31%,從每桶45美元跌至31.52美元。WTI原油期貨盤初狂瀉28%,至30美元/桶。

如此劇烈的單日下跌幅度,上一次還是在中東戰爭爆發的1991年1月,距離現在已過去了29年。而國際油價近10年來最大的跌幅出現在2011年5月5日,當時布倫特單日下跌10.39美元/桶,也是近10年僅有的一次跌幅超過10美元/桶。

這次堪稱曆史性的油價下跌,隨即帶動了全球相關期貨與股票市場狂跌,金融市場呈現出動蕩態勢。

震驚之余,人們開始反問:造成這次油價暴跌的原因究竟是什麽?是否曆史重演,是否意味著石油行業凜冬已至?

從表面上來看,本輪油價暴跌的直接原因是俄羅斯拒絕減産協議,沙特祭出“減價+增産”的舉措,打響原油價格戰。曆史總是驚人地相似,與本輪油價暴跌原因有異曲同工之處的是2014年。在國際油價跌幅超過10%的情況下,以沙特爲首的OPEC拒絕減産,導致油價高位抛落,腰斬曾經高達100+美元/桶的布倫特價格,並開啓了爲期兩年的低油價時代。

從深層次看,這輪油價下跌是多種複雜因素綜合推動的結果。既有沙特降價增産的直接原因,也是國際原油市場供大于求所致,更有政治博弈的因素影響。


因素之一:全球疫情加劇原油供需關系嚴重失衡


一般來說,商品的價格由供求關系決定,但對于石油這種極具全球戰略意義的特殊商品來說,除了供求關系,還有更多長期和短期因素影響著國際油價。

近年來,石油技術創新能力提升,全球石油儲量、産量,非常規資源開發加快,都使石油的供應能力不斷提升,替代能源、能效提高和綠色轉型等快速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石油消費需求,改變了全球能源原本的供需格局。

從經濟環境的角度觀察,早在疫情發生前,全球經濟就已經增長乏力,中美貿易摩擦和英國“脫歐”等動蕩讓經濟增長前景不樂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發達國家2020年經濟增速爲1.7%,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速爲4.6%,低于過去多年增速水平。

1月下旬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不斷蔓延。進入3月,在中國國內疫情逐步好轉之際,全球疫情加劇,目前確診病例較多的國家包括中國、韓國、意大利、伊朗、日本合計占全球原油需求25.2%,直接導致總需求萎縮、投資者恐慌情緒加劇的背景下,全球資本市場動蕩不已,美國紐約股市接連暴跌,歐洲三大股指震蕩下行,東京股市上演過山車行情,中東各國股指全線暴跌……

疫情的擴散,使大量航班取消,不少企業停産,旅遊業陷入蕭條,全球經濟活動節奏顯著放緩,原油需求也隨之大幅下滑,造成石油市場疲軟,給世界經濟增長前景蒙上了濃重陰影。經合組織(OECD)上周大幅下調了全球增長預期。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預測也頗爲悲觀:若疫情出現全球蔓延,2020年全球GDP增速將較基准下滑1.3%(1.1萬億美元),且上半年全球經濟增速恐將降爲0。

英國金融數據公司Markit預計,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對原油的日需求量減少近400萬桶。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日前也表示:“這是前所未有的季度下降紀錄。”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減少了石油需求,導致了石油市場供需失衡。國際油價呈現大幅下跌趨勢,進入2020年以來,布倫特油價從最高點71.75美元/桶跌到了3月5日的45.18美元/桶,累計跌幅超過37%。

數據表明,2月初以來,全球油氣價格步入下行通道,一直在50美元/桶上下徘徊。3月6日OPEC+減産協議沒有達成,國際油價更是出現了單日跌幅達到10%的斷崖式下滑。由此,英國市場調查機構IHS馬基特公司石油分析師羅傑·迪萬預計,油價將在二季度降至20年來最低水平,可能會觸及低于20美元/桶的水平。


因素之二:OPEC+減産協議談崩成爲油價暴跌導火索


正是爲了穩定國際油價,以沙特爲首的OPEC計劃采取“限産保價”措施。先前的石油減産協議將在3月底到期,業界人士普遍推測將簽訂新的協議,爲應對油價下滑而進一步擴大減産規模。方案是將現有210萬桶/日減産計劃延長至2020年底,同時額外減産150萬桶/日,相當于全球需求的1.5%左右。在額外減産計劃方面,OPEC成員國削減100萬桶/日,非OPEC成員國則削減50萬桶/日。

但這一方案沒有得到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OPEC産油國的支持。隨著談判破裂,沙特這個國際能源市場上唯一擁有大量剩余産能的産油國,打出降價+增産的“組合拳”,一舉震動了國際能源與金融市場,在展示其國際原油市場獨特地位的同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也讓沙特率先嘗到了油價下跌的滋味:沙特股市開盤即大幅下跌,沙特證券交易所股指當天大幅下跌8.3%。其中沙特阿美股價重挫9.1%,跌破了去年12月IPO時的32裏亞爾的發行價,市值蒸發約1500億美元。受沙特股市連累,海灣國家股市3月8日紛紛出現暴跌,單日跌幅創下過去15年來之最。

縱觀油價曆史趨勢,推動油價探底回升的關鍵因素仍在于OPEC+釋放出減産信號並能夠有效執行。過去3年,OPEC+前7次減産都有效維護全球石油市場供需重回“緊平衡”狀態,使油價逐步穩定在65美元/桶上下,這是供需雙方都接受的價格水平。

分析認爲,沙特應該是最不願意看到油價暴跌的國家,因此價格大戰的舉動不排除是向俄羅斯施壓,促使其早日重回談判桌。但如果從此開啓新一輪愈演愈烈的價格戰,越來越多的産油國加入市場爭奪,將對石油市場和國際油價造成巨大沖擊。

長期來看,國際油市仍保持供過于求。低油價將使得主要産油國財政壓力增大,最終可能迫使其做出減産決定。但就眼下而言,OPEC+談判破裂後,沙特和俄羅斯相繼表達了4月增産的意願,不排除3月底當前減産協議到期後,從二季度開始各産油國將不再受到維也納聯盟協調機制的約束,各産油國可以自由放開生産,將給供應端帶來巨大沖擊,短期內世界石油供應將大幅提高。

一旦目前局勢形成僵局,國際能源市場可能會進入新一輪的劇烈變動期,導致全球石油供應進一步過剩,國際油價不可避免地進入新一輪低油價周期。


因素之三:石油政治博弈加大國際能源市場持續動蕩


放寬視野就會發現,這次OPEC+談判破裂,與正在進行中的中東沖突、也門戰事背後的地緣政治關系微妙。類似情形曾在2014年至2015年的油價暴跌過程中呈現。

本輪油價暴跌同樣是一次政治博弈,稱得上是産油國市場份額的利益爭奪。分析認爲,迫于財政壓力和經濟支柱僅能依靠石油的單一性,沙特作爲美國盟友,希望拉住俄羅斯與OPEC一起減産,以維持供需平衡和相對較高的油價,本意是追求更多的産油國經濟利益。但俄羅斯看到的是,OPEC減産的市場份額,不斷被美國頁岩油産量占據。

自從美國頁岩油氣技術成功開發和應用,2014年以來産量持續上升,油氣産量遠超沙特900萬桶、俄羅斯1000萬桶、美國1300萬桶的日産量。作爲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産國,美國希望OPEC減産維持油價,自己卻從不參與減産、不承擔油價維持義務,由此造成全球石油産量持續增加。

就全球石油生産成本而言,雖然中東地區只有每桶10至20美元,但俄羅斯每桶20至40美元的石油生産成本緊隨其後,再加上産業基金支持,俄羅斯有資源也有能力爭奪石油市場份額,因此抓緊時間與美國形成原油市場的抗衡。據俄羅斯政府網站消息,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曆山大·諾瓦克在3月9日俄總理主持召開的工作會議上表示,俄羅斯石油市場擁有可靠的資源基礎和足夠的資金儲備,能夠應對可以預見的油價波動,並能保持在世界石油市場上的競爭力。俄羅斯有能力將日産量提高50萬桶/日,這將使該國的原油日産量達到創紀錄的1180萬桶。

上世紀70年代,OPEC擁有世界石油産量的60%至70%,具有強大的調控能力。但進入21世紀後,OPEC的産量不足全球産量的一半,政治地位和生産能力一再弱化,無法依靠石油以外的手段操縱石油市場,只能期望俄羅斯和美國這兩個最大的石油生産國也加入或支持OPEC。

由此形成的低油價格局,令包括沙特和俄羅斯在內的産油國經濟遭遇嚴峻挑戰。股市震蕩加劇,財政壓力加大,如果超低油價一直持續下去,很多産油國將面臨致命壓力,同時也對美國産生巨大影響。因爲其頁岩油的生産成本更高,而面臨競選壓力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也不願看到股市和經濟數據惡化。

市場人士分析認爲,俄羅斯或許有意借油價暴跌來打壓美國頁岩油産業,迫使美國頁岩油企業減産。可以預見,美國頁岩油行業將在低油價時期迎來更多的破産和整合。但是也應該看到,美國頁岩油企業通常在年初就制訂了全年的資本開支計劃,手握足夠的資金,要調整資本開支通常要等到下一個財政年度。目前油價的下跌正處于一年之初,美國頁岩油企業尚有較大應對空間。

最後,油價下跌對于消費國來說無疑是利好消息,有利于各國降低生産成本並增加原油儲備。但在世界經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擴散的背景下,這也可能加劇需求萎縮效應,國際貿易和各國經濟增長面臨新的不確定性因素以及國際能源市場的持續動蕩。一旦減産在一定程度上推高油價,可能助推全球經濟下行,反而對國際油價再次形成壓力。

此外,OPEC+未正式宣告談判破裂。3月6日會議結束後,OPEC秘書長巴爾金都表示未來幾周還將就減産舉行更多非正式會議。有消息顯示,減産聯盟聯合技術委員會將于3月18日舉行會議,而俄羅斯仍願意在6月舉行減産聯盟會議。

目前來看,減産聯盟解散並不符合各方利益。一方面,放棄減産後油價斷崖式下跌對高度依賴油價的産油國的傷害可能要遠遠高于美國,最終的結果可能還是像2014年一樣,放任油價下跌一段時間後最終還是達成減産協議。另一方面,減産聯盟解散後單打獨鬥可能更難以應對以美國爲首的非OPEC産油國産量不斷增長帶來的沖擊,抱團取暖可能仍是比較好的方式。

石油博弈難有贏家。市場恐慌或將因爲油價暴跌進一步加劇,但供需基本面形勢仍將是影響市場的主導性因素,國際油價勢必在合適時機再次回歸合適價位。

(来源:中国石油新聞中心)

關閉窗口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技术支持: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